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来源|游戏陀螺 去年年底,一位有段时间没联系的业内朋友给陀螺送了点东西该友人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老板,其团队规模虽不算大,但产品在玩家群体中颇受认可,也曾拿过几家圈内头部企业的投资所以借着闲聊陀螺随口问了句:“2023年你们公司过得怎么样?”。

他沉默半晌回了一句:“活着”,然后是一声略显干瘪的“哈哈”这还算好的过去一个多月,陀螺回访了多家游戏公司,听到诸如“改行了”“不做了”一类的声音不在少数而想要在行业内继续“活着”,竟成了一种奢望在不少人看来,能勉强苟住已算万幸。

一位从独立游戏发行转至手游发行的从业者坦率地告诉陀螺:“大环境不稳定,行业前景不明朗,如今还能留在圈内已经是很难的事了”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一家曾在2022年向陀螺发出预警提示的成都研发公司指出,游戏行业的寒潮实际上并未完全褪去,某种程度上,行业的悲观情绪甚至较2022年更甚,“因为你会看到,哪怕版号进入常态化发放,哪怕各种品类的新品蜂拥上线,但该砍项目的还是在砍项目,该裁员的依然在裁员,而游戏圈的投融资事件更是少得可怜,大家都一边勒紧腰带一边积蓄粮草。

”都说信心比黄金重要,但现在游戏人的信心就好比股民看待大A的情绪,已然降至冰点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去肥增瘦……整个游戏行业使尽浑身解数,只为跨越周期,在寒冬中活下去赚不到钱,根本赚不到钱赚钱难是游戏公司当下面临的第一道坎。

多位从业者表示,他们发现如今玩家的钱包捂得越来越紧,撬动用户付费正在变成一件无比艰难的事可即便玩家一分钱也不充,厂商也丝毫不敢得罪,“毕竟当前这个市场环境,游戏早就不是供给稀缺了,有玩家来玩都恨不得捧在手心里。

”某开发者心情复杂地说一位接近渠道方的人士透露,一些2023年上线的新品,哪怕美术品质、商业模型、整体投入均远超往年同类游戏,收入也不甚理想比如12月某厂大推的一款新品,虽然新进用户、留存等数据都还不错,也能冲到畅销榜前面去,但上线一周渠道流水只有20万不到;还有一款二次元大作在某主流渠道首日充值才不到6位数,当天全平台流水预计只有小几十万。

“投入这么大、品质还过得去的产品尚且如此,稍微次一些的产品差成什么样可想而知”某上市游戏公司高管和陀螺交流时对市场环境和用户付费忧心忡忡:什么玩家现在不愿意为手游花钱了?他觉得这是值得整个中国游戏行业好好研究的问题。

一位资深分析师则判断,从宏观趋势来看,用户红利和流量红利基本消耗殆尽,行业已进入深海区。而当用户消费趋于理性、克制,未来一元甚至更低价格的首充或将成为市场主流。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收入不好做,想办法提高利润自然成了众游戏公司为数不多的出路之一某公司市场负责人表示,既然市场蛋糕做不大,他们只能着眼于从商业模式中挖掘商机,尽量做高ARPU值,“比如我们会尝试借鉴饭圈那套粉丝经济模式,鼓励玩家给喜欢的作品打榜、给角色刷小红花——听上去是比较俗,但行业光景不太好,就只好花心思找付费点。

”一位从业者直言不怎么看榜单数据了,“现在的畅销榜只能反映非常表层的数据,事实上大家都在通过官网、社区、第三方软件想方设法绕开渠道、做直充,哪怕那些收益很好的大公司都在这么做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提高一点利润率,多存点粮过冬嘛。

”抓住一切能够着的东西俗话说,落水的人会不顾一切抓住眼前任何一根救命稻草游戏行业亦然为了活下去,不少厂商开始降低预期、放低姿态,重新寻找公司锚点一些过去大家压根看不上的小赛道、小商机,也成了各家厂商抢破头的“蓝海市场”。

在去年12月举办的游戏产业年会上,众人能明显感觉到大伙儿心气的变化某位参会者后来向陀螺回忆道,“以前从业者普遍不太看得上小游戏,都觉得做这个东西太low,但现在小游戏专场挤得水泄不通,就连雷霆、波克、飞鱼这些中大型游戏公司也来凑热闹。

”部分到场厂商则直言:现在这个市场,绝大多数品类或赛道已经没有去看的必要了,只有小游戏是明面上值得观察的赛道但是,小游戏的机会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宽广随着小程序监管逐渐进入深水区,开发者践踏式跑步进场,小游戏的路子远没以前野了,同时赛道竞争也愈发激烈。

某资深小游戏从业者指出:受买量效应和爆款效应双重红利影响,2023年上半年重度手游投放确实特别多,也直接推动了广告价格上涨,IAA产品收益上升但到了下半年,市场情况急转直下,买量竞争加剧,IAA产品已远不如从前那么赚钱了。

而在大厂大规模入局之后,微信小游戏市场留给“土著开发者团队”的时间也许已所剩无几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一些彷徨无计的从业者,甚至将目光投向了以前很少正眼去瞧的独立游戏一家PC单机游戏发行商忍不住向陀螺吐槽:“我们做的这个独立游戏发行以前哪有人做?但现在每年都能看到大厂涌入”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其他该卷的赛道都卷完了,现在只剩这么一点还有增量空间的市场。

“虽然规模还很小,但蚊子腿也是肉”上述人士苦笑道被“嫌弃”的腰部产品比挣扎着活下去更痛苦的,是游戏做出来没人玩,甚至连骂你的声音都没有在某上海游戏公司制作人看来,这几年问世的一些现象级产品,对用户接受阈值影响深远。

“在它们的教育下,现在玩家普遍觉得,只有大投入、大体量、密集型开发的品质很高的产品,才是正常能玩的游戏,而稍微差点意思的产品,你就一点机会都没有”某游戏公司总经理也说:“以前轻型小型一点的项目,即便不是太重头,公司也允许你去做,但现在这一类产品已经完全没有市场了。

你说你想做一个一般般的项目,赚一般般的钱,小打小闹一下对不起,现在市场没有这样的概念,你的游戏注定要淹没在一堆高光环的产品里即使你把游戏真做出来,抬头一看国内游戏市场已经卷到了极致你觉得行业欣欣向荣,但繁荣的只是那些大公司大投入的产品,你的游戏别人听都不会听,理都不会理。

”某北京研发开始怀疑自己几年前的想法:“以前觉得我们这种小公司瞄准中腰部市场,做一做差异化应该还有戏唱,但现在环顾四周,发现这条路可能行不通”一家中型游戏公司的研发负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陀螺,现在除了努努力做真正的精品化游戏,剩下的路径无非做小游戏、找出海机会。

想在夹缝中做腰部产品的选项已经几乎不存在了,“你花了很多时间和成本做出来,也赚不到钱,在市场里没有生存空间”当“版本答案”成为“版本陷阱”更麻烦的是,当今国内游戏市场,似乎还在慢慢掐断过往少数几条被验证过的路径。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一度被中国游戏业视作“版本答案”的内容型产品以《原神》为代表,服务型内容游戏曾吸引了无数厂商一头扎进这个看似美好的赛道但到了2023年,许多人从业者又猛然发觉,所谓做内容俨然是游戏制作的一大陷阱。

一位深圳制作人告诉陀螺,2023年一些内容向游戏的长留其实都比较难做,至于原因,他们还在总结:“可能是受短视频冲击,也可能是用户审美疲劳,总之说不清为什么”另一位大厂制作人也说,以前一个游戏有技能树,做个大地图、成就系统,玩家就会很感动,因为那会儿大家在移动端还没怎么见过这些东西,内容型游戏有发挥空间。

但随着玩家见识得越来越多,他们的审美标准也越来越高,现在游戏除非特别出类拔萃,否则很难再像从前那样享受口碑红利另一方面,内容型游戏的代表——二次元游戏社区舆论环境愈发逼仄,不仅逼得二游厂商研发制作环节更加谨小慎微,宣发和运营团队也常常为此焦头烂额。

某二次元游戏公司发行负责人坦言,永无休止的社区节奏令他心力交瘁尤其是二游这个品类,只要你的产品在圈子里,就不可避免地会被玩家拿去做各种横向对比而且产品只要有一点瑕疵,就会被玩家反复咀嚼、炎上、玩梗,以至于游戏内容本身反倒没有讨论空间。

外国的月亮并没那么圆实在顶不住卷到令人发指的国内市场,许多手游研发商为了找活路纷纷转向海外,岂料海外和国内大同小异《2023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3年中国自研游戏海外市场实际收入为163.66亿美元,同比下降5.65%——自2022年以来,出海市场连续两年出现下滑。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一位三年前开始做全球市场的游戏从业者一谈到出海就大摇其头:“本以为去了海外竞争压力会小点,结果出去了才发现外面还是国人在卷,一个国家的App有70%是国人做的”更糟糕的是,当全球经济下行,已经不只是国内游戏市场难做。

一家手游研发商告诉陀螺,去年他们去欧洲、北美转了一圈,发现德国、加拿大这些发达国家的游戏公司也不好过;而第三世界国家又空有用户,ARPU值偏低“看来看去,外国的月亮也没想象中那么圆”某深圳手游研运公司则认为海外付费情况相比国内确实还过得去,但苦于公司刚刚转道海外、不懂怎么做出海,茫然无措之下只好找发行。

“不过有些发行开出的条件非常一般,上次一家发行发一个巴西市场只肯给1万美金(包括本地化)——巴西这个南美最大的国家才这么点钱,太少了,如果是阿根廷还差不多”而在宏观经济之外,还有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因素,悄然影响着出海企业全球业务的开展。

某美术外包团队叹气道:“现在很多欧美厂商情愿把单子给越南这些东南亚国家都不给我们按理说中国团队更成熟,出品质量更高,虽说价格更高一点,但总的来说性价比还算不错;然而受某些外部因素影响,老外现在都非常保守,已经不再轻易把单子给中国团队了。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在突围与求生的另一面,厂商“相互拉踩”“暗中较劲”在所难免“积极寻找机会总归是好事儿,但怕就怕心思没用在正道上”某深圳游戏公司联合创始人跟陀螺抱怨,“以前行业发展势头好、有增量空间的时候,什么话都好说;可是到了行业趋势向下、机会寥寥时,过度竞争总会逼得人做出一些不太入流的事情。

”“没办法,市场变成这样子,安分守己的人,就闷声打野、猥琐发育;可也总会有脑子‘活络’一点的人,会去动歪脑筋,做点出格的事”上述人士无奈道某精品游戏开发团队提起恶性竞争就义愤填膺,他们的游戏去年上线当天就被人举报了。

“其实我们的游戏品类相当小众,就是吃一点大DAU产品吃剩下的盘子,简直是边缘中的边缘本来够人畜无害的了,可即便这样也有竞品眼红,来搞我们所以我们现在是能不被报道就不被报道,能不出来说话就不出来说话——曝光量高就可能被别人盯上。

”一家全球化休闲游戏开发团队也向陀螺发牢骚:“以前是游戏上线后大家一窝蜂来抄,现在更离谱,我们的产品还在测试,甚至只有一个Demo,别家就抄过来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们只能低调做事,不发声不说话现在的中国游戏圈,够现实才能活得够久。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同样压抑的还有全行业异常诡异的分享氛围一家成都游戏公司的老板向陀螺感慨,就他的体感而言,这几年简中互联网愿意分享经验的游戏人好像变少了,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别说分享市场机会,就是分享研发心得的人都是少数但他也理解个中缘由:“行业机会在变少,大家当然不愿轻易吐露自己摸索出来的机会。

这个节骨眼上,谁肯大大方方地露出底牌呢?”永别了,狂飙猛进的时代而保守主义的蔓延,也意味着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在减少年景好的时候,公司愿意铺开摊子、慢慢孵化次世代产品、探索新技术,释放出的大量工作岗位为年轻人从业者、甚至毕业生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但等到公司只愿意在重磅项目下注,给年轻从业者的机会自然就变少了。

某资深猎头回忆:“早几年前行业人才供小于求,一些基础点的岗位,只要候选人差不多过得去就招来用了;而到了这两年行业明显收缩后,行业人才迅速饱和,加上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剧增,短时间内优秀人才溢出,一个岗位往往会考察很久,对候选人也考察得更深,一般一个岗位要面五个才能相中一个,夸张一点的则要数十个。

”上海某工作室负责人指出,前几年行业处于巅峰期,各家公司都愿不惜血本做一些超前的东西,只要嗅到了什么新机遇,就狠狠地往里砸钱;但在经历了这两年内外部的冲击,各家公司的老板明显冷静了下来,看待新鲜事物也更加理智了。

大家有很多反思:以前是否过于冒进了而相应的,研发类和试错类的项目也会减少不只是开拓型项目,一同遭殃的还有不少原本在公司内部地位就有点尴尬的在研产品某资深从业者以二次元品类为例:“说实在的,很多厂商对自家二游产品是什么样子心里多少是有些数的,心理预期也普遍摆得比较低。

所以你会看到,一些品质一般、前期测试数据不理想的产品上线后也不会有多大投入,甚至出现了即便拿到了版号依然被砍掉的项目——覆盖不了研运宣发成本,就算上线也是白搭,这是很容易算清楚的账”

版本陷阱、腰部遭弃、出海失速,2023游戏行业百种「无解局」学会了吗

相似的保守情绪也在发行圈发酵某研发公司老板心怀遗憾:他们的产品测试数据颇为不俗,且上线后商业化表现也冲进过畅销榜前列,但就因为该品类未得到充分市场验证,因而始终没能谈下一家称心的大发行,资金匮乏导致他们的产品一直没有大规模铺量。

“Capital is more expensive”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资方比研发、发行更早感知到行业水温的变化某投资人毫不避讳地告诉陀螺,在去年年中注意到行业回暖迹象低于预期后,他们的投资策略确实变得更务实、更稳健了,“就像大家都在说的那句话:Capital is more expensive。

保现金是眼下最妥善最明智的投资策略”一位上海的二次元游戏制作人提起钱就发愁:自从去年某大厂撤资后,他们之前的公司和产品研发工作均已被迫停摆,而他也只能带着一些小伙伴出来单干,拼在现金流断裂前,靠新签的发行商给的一笔钱加班加点磨产品,至于游戏上线后能不能成、团队何去何从只能看天意。

一家开发过不少调性独特的手游产品、且能够为大厂提供定制化服务的研发公司也告诉陀螺,他们原想在资本寒冬来临前再融点钱,况且有产品背书融资基本十拿九稳,却偏偏倒在了临门一脚,“去年我们和两家国内大厂都谈得好好的,所有流程也走完了,结果最后卡在两家公司的大Boss那里——一家说不看国内了,一家说暂缓所有对外投资。

现在我们就靠给大厂做定制来赚点钱养创新项目,顺便给以后转型铺路”北京某小型研发团队的老板一边向陀螺展示其贷款额度一边说:“眼前这个环境我们也没想过能融到钱,万事靠自己我现在手机里装满了各种借贷App,京东、微信能借的都借满了,能上的杠杆都上了,就靠这点借来的钱给大家发工资。

如果产品实在成不了,我就去找个班上把欠的钱还了”多家CP向陀螺证实,整个2023年,国内游戏投资圈基本都只看不投,哪怕极少资方愿意拿出真金白银,往往也对占股比例有较高要求,“所以我根本不奢望能融到钱听说有人要投研发团队,我们当然也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聊,但从没指望能谈成。

”某CP苦笑不止于“活着”这两年股民圈有句很流行的话:“做时间的狱友”意思是说,如果你被深度套牢,不妨做长线,和时间同行而放在游戏行业语境下,“活着”似乎也颇有种“做时间的狱友”的美某游戏制作人坦言,他现在做游戏就是抱着产品能顺利上线的心态,在这个如此饱和的游戏市场,他从不指望游戏能否回本,更别说赚钱,“反正上面有公司扛着,我们就熬着呗。

”但也有一位行业老兵尖锐地指出,所谓“活着”的状态,是某些人不思进取、混吃等死,部分人深知游戏上线之时,就是项目宣判死刑之日,于是为了有口饭吃拼命拖着项目不上线,维持“活下去”的体面但时过境迁,现在的游戏行业已容不下这些只求“活着”的人。

“当泡沫破裂,游戏行业回归均值,如何‘活出彩’才是游戏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e网宇宙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东方甄选屡曝虚假宣传,甄选了但不“保真”满满干货

2024-1-23 15:21:06

动态

世界,您好!

2021-6-26 16:22: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