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来源|电商在线素有“艺人经济第一股”之称的乐华娱乐,又站在了风暴中心处近日,一则关于“乐华股价暴跌近80%”的词条,冲上了微博热搜榜一1月16日,港股开盘仅1小时,乐华娱乐就大幅走跌,从开盘时的5.6港元,一路下滑到1.27港元,单日市值缩水了近40亿。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当天晚上,乐华娱乐在官方微博上回应,表示目前公司经营及业务运转一切正常,董事会对公司业务及未来发展前景抱有充分信心网友对此展开激烈讨论,点开评论区,前几页点赞数较高的评论中,和公司旗下艺人王一博相关的内容占比就超过8成。

乐华娱乐于2023年1月19日在港交所上市成功,艺人管理业务是公司主要营收来源,占比近90%,旗下艺人超过60位,除了王一博,还包含了韩庚、孟美琪、程潇、黄明皓等,有一大部分是选秀出生毋庸置疑,王一博是乐华最吸金的艺人,招股书显示,他的收入在乐华总营收占比从2019年的16.8%,到2020年的26.7%,2021年上升至49.5%,2022年前三季度更是高达58.8%。

资本市场的动荡也引得外界对王一博的现状众说纷纭,有人猜测他可能和公司解约了,也有人猜他可能出事儿了但这次的骤然下跌更可靠的说法是,因为基石投资者购买的发售股份受到上市日期起12个月的禁售规定,如今距离解禁日靠近,普通投资客出现了集体“跑路踩踏”的状况。

在乐华娱乐发布的2023年中期报里,没有再透露关于头部艺人的收入占比情况但也可以清晰看到,公司整体收入情况一路下滑,最为核心主要分为三大块: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极运营、泛娱乐业务其中,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占比近90%,收入情况从2022年前6个的约4.353亿,下滑至截至2023年前6月的约3.194亿。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收入占比依赖头部艺人,公司业务整体下滑,率先抢跑成为“艺人第一股”的乐华娱乐似乎并没有因为资本的加持,走得更顺畅乐华难以“放手一搏”提到乐华,不得不提王一博,很多人将乐华娱乐戏称为“王一博概念股”一方面,是因为王一博在乐华的所贡献的收入占高,且一路攀升。

另一方面,他的成长路径和商业化模式,也是乐华最具有代表性、最完整、最理想化的样本乐华对内的业务主要分为两部分,一个是为练习生提供全周期系统化的艺人培训,另一个是为签约艺人提供宣传服务和演艺服务对外,公司则承担艺人和媒体、企业客户、内容制作商、广告传播公司的中间对接角色。

2011年,还在读初二的王一博被乐华娱乐挖掘成为练习生,3年后以UNIQ组合成员身份正式出道流量和关注度是推动新艺人走向商业化最重要的部分一开始,乐华将王一博引荐到湖南卫视,担任天天向上主持团的其中一员。

2019年,他凭借一部古偶电视剧《陈情令》爆火,快速跻身顶流如今,王一博微博粉丝数超过4000万,同公司里,仅次于出道年数比他多9年的韩庚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图片来源于陈情令官方微博)王一博爆火后,乐华在他商业化版图的搭建上,也发挥到了极致艺人的商业变现路径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影视剧、综艺、音乐等作品,另一部分是代言2023年,有3部由王一博参演电影上线,分别是《无名》《长空之王》和《热烈》。

同年发布的新专辑《旁观者》,QQ音乐上的价格为8元,已经出售超过128万张,营收超千万截至2023年11月,王一博代言品牌有26家,包含服饰、日用家居、食品、电子电器等多个品类有粉丝统计,最多的时候,王一博手持的品牌数量超过40家。

王一博的数据的确亮眼但在乐华营收中,他占比越大,越发显得公司收益组成不健康以同公司的韩庚为例,在其微博上搜索“代言”相关的信息,2023年仅有1家品牌投出橄榄枝站在资本角度,他们更希望看到稳健的、平衡的、可复制化的商业模式,而将宝压在单个艺人身上,风险度太高了。

事实上,在改变艺人结构上,乐华也投入了很大的成本和精力,但效果却差强人意摆在乐华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签约成熟艺人,另外一条是从素人开始自孵化新艺人在国内,艺人管理公司整体商业较为分散,能够完成商业化路径的成熟艺人通常选择组建工作室,自立门户。

乐华选择照搬了韩国偶像艺人培养模式,通过比赛等方式海选素人、经过专业培训后正式出道,最后完成商业化但这种模式周期较长,且中间存在较多的不稳定因素首先,在海选方面,就需要投入比较大的时间成本,招股书显示,于业务记录期,公司收到超过6.5万份海内外训练生计划申请,但整体录取率每年不高于0.3%。

时间上,将一名素人培养成一名唱、跳、演兼具的艺人,通常需要3年时间其次,营销端,之前有《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等偶像养成系节目在市场上为新艺人创造天然话题和热度,乐华在这个阶段也推出了多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偶像艺人。

但受政策影响,2021年这种节目形式被广电紧急叫停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成本投入上,杜华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孵化一个7—10人的出道团,成本在4000万—5000万左右可以想象,偶像养成系节目叫停后,新艺人走向台前的难度变得更大,这个数据也将更高除了因为各种因素造成无法出道,导致前期费用打水漂。

观众缘也是一个难以琢磨的“玄学”在娱乐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小火靠捧,大火靠“命”可以说王一博的爆火,存在偶然性,反观和他同期出道的几个成员,大部分在市场上都没有太大的水花而王一博之后,乐华也再也没能培养出一个新的顶流。

组虚拟人,直播卖货,都鲜有水花头部效应明显,难以形成规模化,可预见收益空间天花板较低,难以复制的“乐华模式”和市场上许多MCN公司的现状相比,也有相似之处在部分行业人士眼里,娱乐经济公司的模式,有时候甚至不如MCN。

“娱乐经济公司有点像做资源对接的服务型公司,非常依靠人脉”而现如今,明星在品牌市场的地位也一路走低首先,品牌在营销上的费用大大缩减,不再只关注粉丝冲榜、冲流量带来的数据,而是更关注实际的成交转化直播带货一方面合作成本低,风险小,另一方面也能带来清晰的ROI转化。

其次,明星代言人通常只有一个,品牌资源没有办法在同公司里互用,但是直播公司通过头部主播和品牌谈到的价格机制,也可以服务于新孵化的主播,为他们的快速孵化提供一定的优势最后,产品上,影响力有限但数量惊人的种草达人,也开始争抢艺人们的品牌蛋糕。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要想让商业模式更稳健,除了孵化新的艺人,还需要探索新的业务杜华本人也曾短暂踏足直播带货领域,除了带着旗下艺人来到罗永浩直播间宣传,也亲自上场带货虽然上播前,造足了声势,收获谢娜等圈内明星,以及旗下艺人的打Call支持,首场带货数据约500万,并不算特别高。

2023年年中报显示,乐华也成立了一家人工智能创作公司,表示该公司将专注于为艺人创造数字形象2020年11月,乐华曾首次推出虚拟偶像团体A-SOUL,成员由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人组成和模仿韩国练习生一样,这次模仿的对象是日本的彩虹社,但出道即巅峰,且打着“永不塌房”名号的A-SOUL,同样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

以彩虹社为例,从收入情况来看,虚拟偶像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4个部分:直播、商务(分内容销售和演出活动)、广告宣传,及其他事业(海外业务)。其中商务中的内容销售是主要收入来源。

一天蒸发近40亿,“王一博概念股”不行了?学到了吗

(A-SOULSOULB站内容截图)健康的虚拟偶像模式,应该以内容销售为重,但乐华似乎太急于推出新的代表作,着急在新的板块里实现商业化,A-SOUL在内容不稳定的情况下,就密集进行直播该团体运营不到半年,就被爆出,背后的“中之人”(操控虚拟偶像的背后角色的统称)月薪低,且遭受娱乐公司压榨,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A-SOUL的影响力也一路走低,在B站,内容播放量从原先最高峰期的600多万,如今收缩到通常在10万以下明星是乐华最核心的壁垒,但在新业务的探索上,几乎鲜少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数字人业务上,杜华本人的虚拟人角色已经开始带货了,但王一博甚至还没有推出虚拟人形象。

娱乐圈粉丝的不稳定性,以及头部艺人的不可替代的占比,让乐华只能小心翼翼招股书显示,韩庚、李汶翰、程潇等多为艺人与乐华的合同将于2024年到期而王一博也将与2026年10月恢复“自由身”对于乐华来说,市场给到的试错期并不会太久。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e网宇宙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创健医疗IPO:接棒玻尿酸,重组胶原蛋白也要迎来股市“三剑客”?奔走相告

2024-1-23 16:11:40

动态

文章样式四:小图片为主的内容

2021-5-29 8:05: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